論壇廣播臺
廣播臺右側結束

主題: 邊界6 他們不是人類

  • 開城刀客
樓主回復
  • 閱讀:2850
  • 回復:1
  • 發表于:2017/5/5 12:09:49
  1. 樓主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馬上注冊,結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讓你輕松玩轉開陽社區。

立即注冊。已有帳號?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


簡介:這是一部以開陽為原型背景的一部科幻魔幻懸疑小說,目前己經簽約鐵血,喜歡類似小說的朋友可以看下,互相學習

第六章     他們不是人類

    進入包間,郭豪打開了沈波手上的手銬,沈波伸了兩個懶腰,揉了揉腕部,興致脖脖地望著墻上的裝飾畫,露出一絲得意的神色:”不錯吧,我的大作。“  郭豪看了兩眼,點了點頭:”不錯“說完掏出香煙,扔了一支給沈波,自己點上,示意沈波坐下:”現在我們來談談正事。“
    沈波坐下,點燃了香煙,不一會兩杯熱氣騰騰的咖啡奉上,沈波攪動了兩下,輕啜了兩口,對郭豪伸出了大拇指:”你真有面子,正宗的拿鐵。“
    郭豪輕啜了一口:”別整那些廢話,就憑你小說中的案件細節,我就完全可以定你個殺人罪,你信不信?“
    沈波慢慢將杯子放在坐上,沉默了一下:“你信不信有上帝?”
      “我拉你到這里來,不是和你談信仰的。”
      “半年前,我決定寫一部現代寫實懸疑小說。”沈波沉思了片刻,慢慢開口:“我喜歡指環王那種深蘊民族文化的小說,我認為小說的生命是民族文化與人性的結合,所以,多年來我一直不寫現在流行的玄幻小說,那些東西太淺薄,沒有靈魂的文學注定只能是快餐。”
       “于是,你就開始搜集素材?”郭豪問
    沈波搖了搖頭:“沒有,我知道我說出來你不信,但我只說我經歷的與我看到的,當我決定下筆之后,靈感有如泉涌,每天晚上我都會看到許多幻象,這些幻像很奇怪,很多人我都沒印像,但又很清晰,仿佛就是活生生的一樣,這些幻像很奇怪,很多人我都沒印像,但又很清晰,仿佛就是活生生的一樣,我將這些凌亂的幻象整理起來,于是,就有了這四宗連環殺人案,起初我為自己的靈感感到興奮,你如果經歷過創作,你就應當知道,像我這個年齡靈感還能如泉涌實在太少了,我感謝上天賜給我無限的靈感,我感覺我的思維能夠自由的穿梭時空,真到有一天,我發現一切都變了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就是昨天?”郭豪慢慢地喝著咖啡,仿佛在與老朋友聊天一般,與先前的緊張恐懼判如兩人。
    沈波點了點頭:“其實開縣這個地方并不大,之前在鄉下發生的三起案件城中各種版本都有,但我沒有見到過現場,所以,我雖然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但還不至于太緊張在意,直到昨天,我親眼看見了藍色火焰,更讓我恐懼的是,我看到了你,與我的幻象中的一模一樣,就從那一刻起,我知道,我攤上大事了,我昨晚一晚沒睡,說出來你也許不信,如果你不來找我,我也會去找你。“
       ”為什么找我?“郭豪揶揄地一笑:”你不如去找個巫師。“
    沈波也輕輕一笑:“我知道,如果別人跟我說這些,我一定當他是個神精病,但你好好想想,我能不能接觸到你們市局的檔案?我能不能接觸到謝婧母子?我能不能接觸到開縣刑警隊與霍巡?我又能不能接觸到每一起案發現場?”
    沈波自嘲地一撇嘴:“我只是個草民,我就是費盡全力,也接觸不到那些機密,更何況,兩年前你們就對我實施不間斷監視,雖然你們沒有明說,但我不是傻子,派出所與居委會最喜歡來我家竄門,如果猜得不錯,你們應該有我獨立的檔案記錄,你完全可以調查案發時間我的行蹤記錄,我有沒有作案時間,有沒有作案條件?”
    郭豪站起身來,細細地打量著墻上的裝飾畫,慢慢開口:“我不懂藝術,但我能看出來,你的思維很開闊,無論是布局還是色彩都能準確的表達出自己的情感。“
      ”你第一次出現幻覺是什么時候?“他低頭望著沈波。
    沈波思索了一下:“具體時間說不出來,大約是半年前,有時幻像很完整,有時很零碎,我最初并沒有把它寫下來的想法,但后來有些幻像不斷的重復出現,有時幾晚上做的夢都完全一樣,但我并沒有感到不安與恐懼,我學過行為心理學,夢境不過是自身一種潛意識的表達,所謂的日有所思,夜有所夢,便是指此,這種情況持續了一個多月,我認為是難得的素材,于是我把它們整理起來,就是你今天看到的《邊界》”
       “為什么叫《邊界》?”
      “這個小城其實就是幾大勢力的交界之處。”
      “幾大勢力?那幾大勢力?”
    沈波搖了搖頭:“不清楚,最近幻像出現得少了,有時好幾天才出現一次,最近的就是昨晚上,小困了一下,就看到了你今天的到來。”
     “你對這部小說有沒有整體布局?”
     “沒有”沈波再次搖了搖頭:“我看到什么,就只能寫什么,其實這部小說原本就不是我的作品,我不過只是一個工具,準確的說不過只是一支筆,真正的作者是給我幻像的那個人。”
    “那霍巡威脅趙卓是你創作的還是你看到了幻像?”郭豪俯身,用雙手支著頭部,一動不動是疑視著沈波,無形中給沈波巨大的心理壓力。
     “是我看到的幻像。”
    郭豪慢慢收回凌歷的目光,慢慢坐了下來,再次端起杯子,輕輕攪動,低頭輕啜了兩口:“第一,我會全面調查你案發時間的一切行蹤記錄,第二,沒有警方的充許,你不得離開本地,包括去市里。第三,小說列為警方機密,絕對不能給第三個人看。你清楚不?”
    沈波略帶一絲不安地點了點頭:“最近幻像少了,我不知道什么時候能再寫下去。“
      “這我不管,我倒是希望你這部小說就此結束,否則,還真不知要鬧出多大的亂子。“
      ”我也希望,說實話,昨天真的把我嚇壞了。“
    郭豪看了一眼沈波,若有所思,輕啜著杯中的咖啡,似乎是在品味,又似乎是在沉思。
    兩人對飲著,望著窗外的飛雪。
      ”能不能說說你是怎么認識藍鄰的?“沈波壞壞地問:”你們的關系不錯“
      ”沒什么,五年前,我在開城辦案,正巧遇上她出了車禍,是我送的她上醫院。“
      ”她身材不錯,人又優雅大度,嘿嘿……..”沈波一邊說一邊舔了舔嘴角的口水
    郭豪不由笑了起來:“要不要我給你們撮合攝合?”
    沈波自嘲地搖了搖頭:“得了吧,我不過一吊絲,配不上她。”
    郭豪又笑了笑:“其實憑你的才華,只要謹慎從事,寧彎勿直,你一定會有所作為。”
      “只在直中取,不在彎中求。如果我背棄我的原則,我就不是沈波了。“
      ”太剛易折,太柔易卷,你比我明白這個道理。“
    沈波輕輕一笑,舉起了杯子:”謝謝你,和你聊天很開心。“

       午后時分,兩人慢慢踱出咖啡館,仿如多年的好友,郭豪道別了藍鄰,拉開車門:”上車吧,我送你回去,你母親可能也等急了。“
    沈波伸出手臂接著不時落下的雪花:”不必了,好不容易出來一次,賞賞雪景,你先回去吧。“
    郭豪回頭看了一眼藍翎,若有所思地一笑,拍了拍沈波肩頭:”我先走了,自己努力啊。“
    望著遠去的警車,沈波長長地緩了一口氣,對藍翎遠遠作了個手勢:”妹子,哥先走了。“
      ”你去那兒啊,這么大的雪,在這避一下吧。“
    沈波掏出手機晃了晃:“難得的好雪,我去拍些照片。”

       藍翎遠眺著沈波的背影慢慢消失在原野之中,輕輕轉身回屋,輕扶樓梯上到二樓,沉思了一下,輕輕敲門:咚咚咚
     “進來吧”里面一男子的聲音傳了出來。
   藍翎輕輕推開房門,一名身著唐裝的男子正在細細地品著功夫茶,他的動作很輕柔也很專業,恐怕專業的茶道師也不過如此。
    “勇哥,你們一年多沒見面了,你就不見他一面?”藍翎走近慢慢坐下
   勇哥細細品著杯中茶水,過了一刻方才開口:“極品大紅袍,果然難得,真是謝謝你了。”
     “那里”藍翎露出一絲難得的溫柔:“只要你喜歡,我就心滿意足了。“
    勇哥慢慢放下茶杯:”山雨欲來風滿樓,這坐小城殺機四伏,兇險萬分,我們不能出一絲差錯。“
      ”我知道。“藍翎捧起茶壺,輕輕地倒著茶水:”勇哥現在不見郭豪,一定有道理。“
    勇哥拍了拍藍翎的肩頭:”郭豪現在沒有危險,我們不必在他身上花費過多的人力,就算他有危險,沈波可以保護他。“
      ”沈波?就那個沈大才子?“
    勇哥沉默了一下:”他受到烈陽戟的保護。“
    藍翎不由臉色一變,吃了一驚:”他是………”
       “他是先知。“勇哥一個字一個字地往外吐。

       藍翎沉默了片刻:”七星將己經死了四個,如果再這樣下去,局面就無法收拾了。”
    勇哥輕輕擁她入懷:“就算我們全部捆在一起,也不是祝融的對手,如果你出了意外,我活著還有什么意思。”
    藍翎輕輕依在他的肩頭上,幽幽地說:“我希望一生一世就這樣,看著窗外的飛雪,品著淡淡的茶香,平平淡淡。守著自己的愛人,到老到死。”
    勇哥輕輕撫摸著她的長發:“別說死說活的,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回到刑警隊,己是午后時分,趙卓己提取整理好了沈波的資料檔案,郭豪看著厚厚的一摞檔案,翻了一下日期,最遠的是兩年前的,最近的一份是五天前的,不由撇嘴一笑:“為了這么一樁破事,浪費人力警力兩年,又不嫌得累?”
    趙卓也嘻嘻一笑:“上升到政治的高度,就是最簡單的也得變為最復雜的。”
       “不過你也別說,他們的工作做得真細,平均一個星期一份報告。” 郭豪一屁股坐了下來,打開檔案:“你仔細看過沒有?”
     “看過了,我認為沈波沒什么問題,他沒有作案時間,據檔案資料顯示,他就是個文人,平時幾乎足不出戶,就是靠給別人做些設計來養家糊口,本來以他才華,要想在本地任何一家廣告公司找到待遇不錯的工作都不是難事,但這家伙天性自由懶散,上了幾次班,都是他炒的老板,受不了約束。”
    郭豪思索了一下:“對了,你也是開城人,以前聽說過他沒有?”
    趙卓搖搖頭:“我七年沒在開城了,從高一就到市里讀的。”
    郭豪點點頭:“你接下來的任務就是弄清案發時間沈波的具體動向,記住,不要直接詢問他,要走訪相關單位與周圍鄰居,而且要注意原則,不要泄露案情。也不要驚動沈波。”
    趙卓點點頭:“豪哥放心,我知道怎么做。”
    郭豪細細看了一會檔案,抬頭看見趙卓一動不動地站在桌前,神情專注地看著桌上的開城地圖。
      “你發現么了?” 郭豪問。
    趙卓輕輕搖了搖頭:“沒什么,我就是覺得眼熟,這四個案發地點連起來的圖案,我好像在那里見過。”
    郭豪一躍而起,拍拍趙卓的肩頭:”別急,慢慢想,想起來了,我給你記一大功。“
    趙卓突然走到書柜邊,拉開柜子,翻了半天,一把抓起一本雜志扔到卓上,指著雜志的左上角:”這是開城LOGO。“
    郭豪細細一看,不由驚呼出來:”北斗七星?。“
    趙卓拉過地圖,手指不時在地圖上比劃:”看見沒有,這四個案發點就是天樞、天旋、天機、天權。“
    郭豪捧起地圖,細細觀量,目光越來越興奮,一把放下地圖:“你去找一張透明膜片,依照比例畫出一張七星圖,我們對比看看。”
    趙卓興奮地點點頭:“我這就去。”

      趙卓的辦事效率很高,郭豪不過上個廁所的功夫,他己經抱著幾個三角尺與膜片走了進來,至于繪圖本身就是特種部隊的必修課程,不過一支煙的功夫,郭豪己經按比例在膜片上畫好了一張七星圖,然后將膜片輕輕壓在地圖上,二人俯下身來,神情緊張地打量著被膜片覆蓋的地圖。
     “天樞,楊子蒲.” 郭豪手指細微地移動:”天旋,青鐘鎮,天機,761,天權,醫療器械廠,完全吻合!”
     “那……..那下一起案件會發生在…….這里?”趙卓手指移動:“玉衡,龍峰鎮的東陵村?”
    郭豪慢慢點頭:“如果我們推想沒錯,就是這里。”他慢慢掏出香煙點然,下意識地連抽幾口:“總算找到一絲線索了。”
     “這可能是一起有宗教性質的案件,要不要先向局里匯報一下。”趙卓不安地問。
    郭豪點點頭:“你明天與我去一下史志館與檔案部門,查一下本地民間宗教組織情況,后天我再回局去,做一次詳細的匯報。”
    趙卓用力點點頭:“行,我聽豪哥的。”
    郭豪一笑,拍了拍趙卓:“你這小子腦袋靈光啊,立了大功,今晚我請客,說去那里?”
    趙卓不好意思地一笑:“算了吧。”
    郭豪一把拉起他:“走,走,先找個地方喝兩杯。”
    突然鈴聲響了起來,郭豪打開手機一看,是謝婧打來的,連忙放在耳邊:”什么事?“
      ”顱骨復厚出來了。”謝婧的聲音有些急,與她往日的冷靜有些不同。
      “好,明天我過來取。”
      “我己經給你帶來了。”
    郭豪向外看了看己經夜色垂幕的夜色:“你在那里?”
      “在似水流年咖啡廳,快點過來。”
    郭豪放下電話,拍了拍趙卓:“不好意思啊,我有點急事,改天再請你。”
      “沒事,豪哥你去忙你的,”

       謝婧的處事風格郭豪清楚,冷靜從容,也許是職業的原因吧,她很少在別人面前露出過不安或急迫,從某種程度上來說,就算身為刑警的郭豪相比她的冷靜從容也自愧不如,但今天的她急促的話語讓郭豪感到了一絲驚訝,或許,準確的是不安。
    當郭豪趕到似水流年的時候,謝婧一如既往地獨坐在靠近窗前的位置,望著窗外迷離的夜色,手中的湯匙略略抖動地沿著杯沿來回搖動,顯得有幾分急促不安。
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郭豪坐下就問:“一定要親自送過來?”
    謝婧臉色有些蒼白,輕咬著嘴唇。
    郭豪輕輕握住她的手,感覺到有一絲顫抖:“結果出來了?我先看看。”
    謝婧提起小包,自包取出三張照片:“有一張相貌破壞不大,幾乎是完整的,別外兩張花了點時間。”
    郭豪取過細細打量,三人面部特征都很明顯,除了先前沒有破壞的那一個,另外兩人面相幾乎栩栩如生,一人闊面重眉,相貌頗為威武,一人是個錘子臉,大嘴唇,粗實的大鼻子幾乎將一雙水汪汪的小眼睛擠到了兩邊。
      ”你又熬夜了?“郭豪輕聲責備:”眼睛還紅腫紅腫的。“
     ”你的東西,每次都要得很急的。“謝婧擠出一絲難得的笑容,又輕咬了一下嘴唇,慢慢從包里再掏出一疊報告:”這是三具顱骨的DNA檢測,我打算在警方充許的條件下向外公布,這可能要全面顛覆學界目前對人類的認識。“
    郭豪不由一怔:“不會吧。“接過看了看,又遞給謝婧:”這個我看不明白,你說給我聽聽。“
    謝婧輕飲了一口咖啡:”DAN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脫氧核糖核酸,它控制著我們的遺傳秘碼與性別,從我們的身上可以找到祖先們的常見病并且一代一代的傳下去,DNA在特定條件下可以復制或發生突變,性別主要由染色體控制,在細胞內,DAN與蛋白質結合生成染色體,人類的染色體為四十六條。這三具顱骨的染色體表面上看上去也是四十六條,但有幾個結構發生了分支,這些分支隱藏得很隱密,沒有一定的經驗學識很難分辯得出來,所以他們的染色體與我們大不相同,分別是六十六條,七十一條,七十九條。”
      郭豪一頭霧水:“什么意思,我聽不明白。”
     謝婧慢慢疑視著他,聲音也有些發抖:“他們不是人類。”
  
  • 楊汝洪
榮譽版主榮譽版主
  • 發表于:2017/5/13 16:06:40
  1. 沙發
  2. 倒序看帖
  3. 只看該作者
祝賀
快快加微信:snn201510
  
二維碼

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

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
加入簽名
Ctrl + Enter 快速發布
现金棋牌游戏平台
时时彩下载 荣耀棋牌下载 利记体育 高手打麻将算牌原理 澳洲时时彩是私彩吗 梦幻国际棋牌看牌抢庄 京浦娱乐 竞猜足球比分直播 欢乐生肖注册 时时彩6码 阶梯式倍投 抢庄牌九平台 火龙果计划软件 三公平台 九龙娱乐官网 老时时彩走势图乐彩网 北京卫视直播在线观看